第567章 雕刻符牌

小说: 重生八零成了哥哥们的小福包 作者: 墨裳影华 更新时间:2021-01-14 02:45:35 字数:4568 阅读进度:567/577

这个地方很好找来,背靠花鸟市场,二者相通,只不过古玩街就连建筑都是古老建筑,有些不知经历多少个年代了,一直被保护得好好的,看得出来一直有维护。

这一片区地理很复杂,弯弯曲曲无数条青石板铺就的巷道,街两边就摆着各种古玩摊子,当然,也有做得大的,那就是背后的商铺,里边的东西琳琅满目。

“小伙子,这可是乾隆皇帝的御用玉碗,好东西啊!您可真有眼光,不怕告诉你,老头子这个摊子上最值钱的就是它啰!”

说话的是个老者,衣衫褴褛,手持一把破扇,乍一看,小团子差点以为是济公。

只见老者面前,正坐着一个寸头年轻人,他手上正在看一只碗,但材质乍一看,就是平常腌咸菜的陶罐。

老者摆的摊子不大,东西倒是多,席地而坐,靠墙,面对着他的摊子,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。

偶尔扇一扇破扇,悠然自得。

只是他的话,一下子引来无数的围观者。

“嗤!孙老头,你就算要骗人也找一个像样点的理由,就这破碗,你竟然说是乾隆爷御用玉碗,哈哈哈,太好笑了!你连这么明显的材质都说错。”

“就是,我看是见人年轻人面生,想着狠敲一笔,酒钱不就来了?”

“大抵如此。他别的不好,就爱酒,给他一壶酒,你就是让他把命给你都行。”

侃大山的一帮围观者,正说得起劲的,就见他们笃定这单生意就是笑话的时候。

就见人家小伙子伸手,从内衣袋子里掏出一沓钱,眼见着这年轻人数了整整五十张大团结递给老者。

“谢谢!这个东西我要了。”

而老者,坦然的接过钱,也没数,更没有惊喜忘我,仿佛一切平淡得就像是喝水吃饭一样。

围观者顿时炸锅了。

“这莫不是个傻子吧?五百块也赶买?依我看,这破烂货顶多值两块钱。”

“五百块买这么一个东西,唉!还是太年轻了,也不知道这钱是他自己赚的还是家里的钱,简直太败家了。”

“不是么?就这么个败家子,要是我儿子,我铁定打得他从此出不来门,看他还怎么出去败家?”

这话,一下子就引得围观者回头。

见对方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,穿得跟个老干部似的,而且鼻梁上还架了一副眼镜。

得,这一看就是个教书育人的老师。

本来还想教训一下这位虎妈,让她别对孩子那么狼,突然就都没话说了。

人家是教育工作者,他们指责人家,那不是关公门前耍大刀么?人家这样教育孩子,肯定是有道理的。

安伊伊不知道这些人的心思都偏了,但她的雷达却告诉她,刚刚那位买走的古董,完全就是物超所值,它的确是乾隆御用,野史里有记载过,这是一只血玉做成的碗,这里边还有一个典故,只是大多数人不知道而已。

刚刚那位拿走的古董,之所以看着像是陶制,其实是因为外面包裹住了一层陶,只要把这层薄薄的陶层敲碎,陶片剥落,玉碗自然而然就出来了。

虽然这个年代的古董烂便宜,几毛,几块,几十块多的是,突然冒出一只五百万的碗会让人一时有些难以接受,但首先,它是玉做的,光是那块玉,就值不少钱,再加上它的确是乾隆爷御用之物,碗底有印签。

别人看不到,她却是托了雷达的福,看到了真身。

这要是当场砸开,别说五百,就是五千这些人也会抢着要。

就是不知道那位是不是看出些门道。

但不管如何,那东西都已经成了人家的了。

小团子也想买老者摊子上的东西,可惜没有。

二人差不多又逛了一个多小时,安伊伊才在一个偏僻的摊子前多看了一个瓷碗几眼。

“请问那个多少钱?”小团子嫩白的手指过去,摊主是个年轻人,一双眼睛充满了世故。

大概是看他们都是孩子,有没有家长跟着,爱理不理的。

“嘉靖瓷碗,十块钱。小朋友,你有钱吗?是耍玩就去别处。”赶人的意思不要太明显。

一旁的俊秀少年突然冷了眸色,隔着几米远的距离,摊主就感觉自己全身寒凉,吓得讪讪的缩了缩身子。

倒是小团子,似乎并不在意。

“我要了。”安伊伊直接让人包起来,正要低头从小包包里捞钱,有人已经把钱递了出去。

摊主有些不敢去接,但让人举着钱自己迟迟不动,似乎很没礼貌。

见摊主到底还是接了钱。

小团子便指着刚刚另外一件东西问。

“它呢?”

摊主愣了下,这个小朋友果然是不识货,刚刚已经买了一个仿品,如今还要买一个丢处都不生的垃圾玩意儿。

摊主看着自己手里的一张大团结,随口道:“你要送你。”

小团子不客气的伸手。

摊主也没有什么留恋的把东西递了过去,这块瓦片他平时就是拿来垫碗的,没想到竟然有人看上。

摊主再次摇头。

小团子不看他,扯着靳逸衣袖去了隔壁的摊子,上面写着“玉料切割加工”

小团子把“瓦片”丢店家面前,让他帮忙打磨。

店家是个实诚人,顾客叫做什么就做什么,从不废话。

倒是有陆陆续续的人围观。

也有人小声议论。

“小孩子过家家,真当是宝呢!”

“刚刚我看她还花十块钱买个仿品,摊主说是嘉靖瓷碗,她还真信,唉!哪家的孩子,还是喊回去玩泥巴的好。”

靳逸蹙眉,回头把一圈人扫了个遍,那些还想说什么的人,突然就捂住嘴巴,半句不敢议论。

半个小时后,十分钟后,店家打磨出了一个角来,露出“瓦片”真容。

围观的人一看,纷纷倒抽一口凉气。

“这,这,怎么会是玉石?”

“这小姑娘的运气也太好了吧!”

倒是先前说小团子的人,此时都灰了脸色,尴尬得要命。

半个小时后,“瓦片”完全露出真容,竟然是一整块的玉,而且那玉一看就是世间少有的好玉,温润澄澈得半点杂质都没有。

这下子,围观的人都想起哄欢呼了,这是今天古玩街的第二个奇迹。

第一个奇迹是孙老头的破罐子竟然卖了五百块。

这个正好相反,买一赠一的赠品,竟然是块价值不菲的玉石。

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在古玩街上到处飞,自然也飞到刚刚那位摊主耳里。

摊主想要去把玉要回来,他太后悔了,后悔得想死的心都有,但又想到陪着小姑娘的那位少年,瞬间熄了想法。

算了,还是小命要紧。

小团子拿了玉,让店家帮忙切割了成了几小块,一众围观者不禁可惜,这么好的玉,她竟然这般糟蹋,纷纷摇头。

倒是靳逸,全程就当个透明人,小丫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他宠的人,他高兴。

“叔叔,你们能帮我做成手镯吗?”

店家点头,“可以的,只要小客人你知道尺寸。”

小团子想着自家妈的手腕,又想了想另外一个人的手腕,很快给出了尺寸。

余下的还有好几块玉。

“叔叔,你的工具能借我用用吗?”

店家笑着点头,“可以的。”店家让出位置来,他面前就是一堆的雕刻工具,但玉镯一般没人会雕刻东西。然后就见这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,拿起一块玉料,又在他的工具栏里挑了一件工具出来,那葱白的小手,竟是灵活的在上面雕刻出花纹来。

不对,这也不是花纹……是什么的,还看不出来,但小丫头这神乎其技的手法,他还是第一次见,竟是快得只能看到残影,不一会儿,就见她雕好了一块。

“叔叔,有盒子吗?”

店家还沉浸在小丫头刚刚的速度上,大约一秒后,才后知后觉的点头。

“有,有……”店家连忙从紧闭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,端端正正放小团子面前。那模样,像是对待一个大师一样小心翼翼。

围观的人也甚是惊奇,只不过他们离的远,又有柜台遮掩,并没有看得很真切。

倒是店家,等看清盒子里雕刻好的玉时,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这可不是寻常的花纹,具体是什么,他也不清楚。

他不知道很正常,因为这是小团子雕刻的符牌,准备送逸哥哥的。

自从那日跟人过招了后,她尘封的记忆也一点点冒出来,她这才知道,原来她会的东西不止是催生海产,可以说,多了去。就连雷达的异能,也不是原主的,是她自带的。

很快,小团子就把符牌给雕刻完。

总共四块符牌,小团子都收在了盒子里,连带着之前的两只玉镯。一并交给靳逸帮他抱着。

付了老板的钱,小团子发现隔壁有个小哥哥在卖预料,而她的雷达也触到了那里。

安伊伊带着靳逸过去,假装挑挑拣拣,那样子又遭周围的人笑。

倒是摊主瞪了那些人一眼,看向小团子的眼神都是温和的。

靳逸凉凉的扫了眼摊主,见对方长了张招惹人的脸,顿时多了几分敌意。

摊主小哥哥也感觉到了,但他依然温和有礼,是个遇事泰然处之的。

“就这四个。”安伊伊从一堆石头里挑出了四个,问了价钱,也没讨价还价,合计了个总价,这次干脆偏头看靳逸,靳逸很满意她的自觉,数了一百块钱出来递过去。

小团子又回到刚刚的摊位,“叔叔,帮忙切割。”

店家见刚刚那粉雕玉琢的小娃儿又回来是,笑得跟朵花似的连忙卷袖子干活。

“好哩!怎么切?还是要一点一点的打磨?”

小团子摇头,扫了眼他工具箱里的一盒划粉,直接拿出一块来在毛料上划了几道横。

“叔叔,照着我划的切就是。”

围观的人觉得这么点孩子根本不靠谱,爱玩也不是这么玩的,都等着看小丫头的笑话。

等的过程,议论声也是不会停的。

“呵!一刀天堂一刀地狱,一个小娃儿,不知天高地厚,她以为她是神仙手吗?自己挑毛料还不说,如今还自己划线,啧啧啧,这是闹着玩的吧。”

“可别这么说,这小娃儿可是个有福气的,刚刚捡漏的就是她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

“当然是真的,我从之前就跟着她了,就是想看热闹。我跟你讲,这娃儿难说真能切到玉。”

这会儿,有人激动的大喊。

“出了,出绿了。”

而且围观的人注意到,最神奇的是,这绿真就从切割线处断开,切掉下来的毛料半点玉都没有,这下子,刚刚还等着说风凉话的人,也闭嘴了,只屏息静静看着店主手上的切割刀。

很快,整个毛料都被切完了,店家完全是按照小团子划的线,而不可思议的是,竟然各个面的玉都是从划线处断开,这第一块玉料,切出一个大人拳头那么大的一块。

虽说不算大,但对于一个小女娃第一次买毛料竟然不亏,还赚了的,那就是真真的有福气啊!

众人感叹不已。都悄默默的朝小团子缩短距离,他们也想沾沾这女娃的福气。

接连三块,都出绿,而且一块比一块大,一块比一块值钱,最后一块,众人眼睛更是直了。

有声音直接爆发在人群中。

“我看到了什么?帝王绿?还这么大块?天,难道是我眼睛花了?”男人不可思议的揉眼睛去。

而其他人,也都是到抽气声音,这运气,简直了!

有人闻到了商机,连忙挤到小团子面前,“请问,这几块与可否卖人?我愿意高价收购。”

小团子看是位脸上激动未消的叔叔,当即摇头。

“叔叔,我不卖,我有用。”

男人表示遗憾。

有了他被拒绝在先,其他要上前来收购的人都退回了原位,别白问了,小丫头不卖。

因为小团子买的四块玉都开出了绿,有一块竟然还是帝王绿,其他人都来打听小团子在哪买的玉,有人立马指前方。

不一会儿,小团子就见小哥哥摊位上的毛料瞬间售罄。

小哥哥像是心有所感一样,隔空朝小团子挥挥手。

这一幕,让靳逸蹙了眉头。

看来等回去,得跟小朋友说道说道,有些人就是利用自己的一张脸,胡乱哄骗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