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谋诡计

小说: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作者: 竹上弦 更新时间:2021-01-14 02:48:15 字数:2199 阅读进度:158/183

天衡子看着清欢的样子心里却是无比的心疼:“傻瓜,你怎么会给我拖后腿呢?这么多次事情,若不是你在我身边,我也不可能这么平安的渡过,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。”

清欢摆摆手:“你我夫妻之间,谈什么谢不谢的?”

这话清欢说完心就开始砰砰跳了。

她说了夫妻之间……

也不知道知观会不会应。

天衡子却还是有些担忧:“你这灵力来的有些蹊跷,依我看,还是过一段时间再看看吧。”

清欢却不以为然,过一段时间恐怕他们都要走了,可面上还是附和:“知观考虑的不无道理,既然这样的话,那还是要知观好好照顾我了。”

男人嘛,都有些男子主义,都喜欢自己的女人表现的依赖自己一些,如果这样能让天衡子高兴,清欢也是愿意的。

果然,天衡子在听了清欢的话之后轻轻点了点头:“这段时间你还是要注意多休息,千万别累着,至于灵力……还是先别用就别用了。”

毕竟莫名其妙就恢复的灵力,还是有些担心的。

清欢点点头:“我都听知观的。”

天衡子笑了笑:“那你先好好休息吧,我要去处理观里的事情了。”

之前清欢昏迷的时候他心里着急,对观里的事务也只能用敷衍二字来形容,如今清欢既然已经无事了,那他该做的事情,还是要去做的。

虽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将上清宫交给容丰了,但他还是要多考验考验容丰,毕竟这上清宫的地位和权势都不是一般道观能比的,若是他没有治理上清宫的这个才能……那他还是不能如此草率。

天衡子坐在书房里苦笑,明明都已经决定好了,要把一切都交出来,然后就再也不管这天下的事情,怎么事到临头了,他反而还犹豫了?

随后他拿起桌上的册子开始翻阅。

这段时间观里的弟子知道天衡子身体不舒服,毕竟都还比较乖,都没惹出什么大事,至于那些小打小闹的事,容丰都已经处理好了,无需天衡子再费心。

只是现在最着急的人,应该就是莫芸了。

“霜降的汁液呢?你们都准备好了?”

想到清欢如今是中了傀儡咒的人,莫芸心里就一阵得意。

她突然发现,其实她没必要这么快就弄掉清欢肚子里的孩子。

等那个孩子再大一点,和清欢的感情再深一点,那个时候再弄掉那个孩子不是更让她痛苦吗?

而且现在打掉这个孩子,对她身体的伤害远没有等到孩子月份大了再打掉来的大,那个时候再打胎,可是和生孩子没什么两样啊。

倒不如……先找来男子诬陷她通奸,把她的名声给败坏了,这样等这个孩子没有的时候,师兄也不会过于生气。

莫芸一时为自己的这个计谋感到得意。

就是之后朝歌听到这个消息以后,也只能感叹一句最毒妇人心啊。

只是这莫芸好歹也是个郡主,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就让别人监视呢?朝歌自己也烦的要死,便没怎么多关注她。

只是想着反正他给的霜降也是假的,那莫芸胆子再大也不敢对清欢下毒,膳房那边他让人盯紧着点,总归不会出问题的,便没有想到继续监视着她,更不会想到莫芸竟恶毒至此。

“回郡主的话,都已经准备好了。”那婢女叹了口气,莫芸对清欢下毒之事,若是天衡子不知道还好,要是给天衡子知道了,恐怕就是她们伺候的人都要受牵连。

清欢本就不是一般的女子,若是真的出了事,闹到了皇上面前,皇上权衡轻重也定然是站在清欢的一边。

尤其是天衡子,他有多看重清欢众人都是看在眼里的,再联想到莫芸喜怒无常的脾气,都说伴君如伴虎,她们陪这莫芸,简直比伴虎都可怕。

她就像是一条毒蛇,稍不注意,可能就会将你咬死。

其中一个婢女心里百转千回,脑海中已然有了想法。

“那就先存着。”莫芸嘴角高高仰起,一个婢女正跪在她身边,给她的手涂丹蔻。

“本宫听说,李勋方过几日要来上清宫附近?”

“回郡主的话,前几日殿下的侍卫给郡主送东西的时候确实有提及,是皇上命淮阴王殿下前去落霞镇查看。”其中一个侍卫上前说道。

莫芸看了一眼自己葱白的手:“哦?那落霞镇不是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吗?”

“数十日前,天衡子道长曾给皇上写过一封信,信上写了落霞镇和苍蓝镇里发生的事,如今上清宫的弟子们已经将煞气都除去了,落霞镇和苍蓝镇都已经恢复了平静,未免百姓过多猜忌,便将此事告知陛下,由朝廷出面将这两个镇重归麾下。”

莫芸挑眉:“所以皇帝哥哥便派了李勋方过来?”

天衡子确实是会做人,这件事其实上清宫的弟子也不是不会做,但是这事让朝廷去做,却能无形中增加朝廷在百姓心目中的威望,同时也能让皇上知道,上清宫的存在对皇上意味着什么。

百姓又岂会不知容丰他们去做法的事?

这么做不仅提高了上清宫在百姓心中的形象,还能在皇帝哪里多得恩典,不愧是她的师兄啊,聪慧至此。

“是的郡主。”

莫芸见两只手都已经涂好了,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:“既然如此,那就把他请上宫来吧,好歹也是淮阴王殿下,我们这礼数也该做周全了。”

那侍卫只能称是。

莫芸心里打的算盘很简单,由她出面邀请李勋方,那李勋方定然会来上清宫,到时候她随便找个借口约李勋方在观里逛逛,然后用傀儡符将他迷晕了,让他和清欢睡在一张床上,届时都不用她自己出面,师兄一回厢房,见着两人睡在一起,此事就绝不能再善了。

当然她也不可能完全寄希望于天衡子自己抓奸在床,她自然也是要找过去的,不过淮阴王宠幸上清宫观主的道侣……这件事,光是这一听这名号,就知道此事绝对压不下来。

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