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章 何必当初

小说: 余旭纪青竹 作者: 烟途 更新时间:2021-01-14 00:50:54 字数:2268 阅读进度:136/136

陶然刚刚手机坏了,根本就没接到余旭的电话,好不容易出去买了个手机,却发现会所出了点乱子,于是赶紧过来处理。

毕竟今天他要接待的人是连他爸爸都得罪不起的人!

听着身边众人的话语,陶然心中怒火中烧,在这个时候敢给自己添乱,天王老子来了自己都不会给面子!

不过下一秒他就被打脸了,等他看清余旭正一脸淡笑的看着自己,他面前正站着一个被打的看不出人样了的家伙。

不会是有人不开眼已经招惹了余旭吧?

这一想法出现在心头吓得就陶然浑身一抖,赶紧一脸敬畏的朝着余旭走去。四周那些不明所以的众人脸上的狂妄之色再次出现,云城第一大少在此,那狂徒必定会被打出原形!

“陶少在这,看他还敢不敢放肆!”

“这家伙死定了,今天是陶少的场子,在这nao事不是嫌命长吗?”

“就是说今天是陶少的场子,我不好喧宾夺主,不然我早出手教训他了!”

四周那些原本怂的就差没缩进壳里去的人,一个个厚颜无耻的吹嘘起来,仿佛要不是陶然早来一脚,余旭就会被他们挫骨扬灰一般。

看着四周那些人一脸嚣张,出声嘲讽余旭,陶然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自己干嘛叫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来捧场?

这不是给自己挖坑吗?

自己老爸好不容易把余旭请来,却因为自己的安排遭受了一些富二代无情的嘲讽,这要是让陶城知道非扒了自己的皮不可。

就在众人等着陶然教训余旭的时候,陶然却走到余旭身边直接低下了头恭敬的说道,“于是,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
“这就是你请我吃饭认错的宴会?”余旭淡淡的道。

闻声,陶然想哭的心都有了,硬着头皮解释道,“对不起余少!是我安排不周叫来了这些多余的人,才惹出让您不悦的事情!”

看热闹的人群当中,那些说着大话,脸上还带着嚣张神情的人,瞬间如同冰冻了一般,内心被震惊得翻江倒海。什么!

堂堂云城第一大少的陶然竟然在这人面前低声下气的求原谅?

这世界怎么了?

那些人心里恐惧之一宛如海啸一般席卷而来。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?

居然陶然也要在他面前低声下气。想到自己之前说的那些大话,和嘲讽余旭的话,那些人肠子都快悔青了。

一时口舌之快,却万万没想到打脸来得这么快。

要知道他们在外人面前说富家大少,可是在陶然面前什么也不是!如果这人就连陶然都不敢招惹,那他们又算得了什么?

“和这个无关!主要是他想找我麻烦!”余旭指了指吓得跌坐在地上的江涛。

“还有你最好出去看看我的车……”话说一半,余旭就停住了。

江涛吓得肝肠寸断,别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他自己清楚。

他把余旭的车都快撞报废了,而且自己已经将对方得罪的不能再死了。

听见余旭的话,陶然脸色顿时煞白,以他对陶然的了解,对方必定闯下了大祸。

陶然阴沉着脸走到江涛面前寒声问道,“你对与少的车做了什么?”

陶然此刻恨不得亲手干掉江涛,明明好好的一场聚会,还没等自己和余旭建立关系,就被江涛给一手毁了,而且看样子已经把余旭得罪死了。

江涛虽然此刻脸上疼痛难忍,但是他的内心更加崩溃,眼前的这个人竟然能够把云城第一少陶然压得抬不起头,自己是招惹了什么大人物?

“对不起,对不起陶少,我不知道他是您的朋友,求您帮我说说情!救救我!”江涛哭着对陶然说道。

听到这句话,陶然内心不禁苦笑,余旭可是连他老爸都想巴结的人,自己哪里有资格和人家成为朋友!

原本今天的宴会就是为了拉近自己和余旭的关系的,可是却被江涛搞砸了。

想到这里陶然越想越气,冲了上去一脚将江涛踹翻在地。

“你他吗想死别拉上我啊!我他妈哪里得罪你了你这么害我!”陶然疯了一般暴打江涛。

在场的富少们此刻一个个目瞪口呆,他们死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么发展!⑦⑧中文全网更新最快 ωωω.⑦&㈧zω.cδм

陶然到场时候他们想过很多种可能,可是这种可能打死他们都想不到,毕竟陶家在云城可是第一家族,社会地位极其崇高,可以说在云城没人敢得罪陶然,自然也就没有他陶然不敢惹的人。

但是眼前这个陌生男人不单单让陶然低声下气,更是畏惧有加。

这时候,已经有胆小的人在思考自己要不要也跪在地上,为自己刚才的狂妄言语赎罪。

只是余旭根本就没将他们放在过眼里,径直出了会所看他的车去了。

很快,余旭一行人便来到了停车场,看见两台接近报废的车辆,余旭无奈的叹了叹口气。

“我今天就不该答应你来!”余旭摇了摇头说道。

“余少,请您见谅!我会马上安排辆新车给您的!至于江涛如何处置全凭您的意思!”陶然一脸后怕的说道。

“那就按你说的办吧!”余旭淡淡的说道,虽然自己的车被人撞烂了,但是陶然也答应自己赔辆新车,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。

江涛听见陶然要将自己发配给余旭处置,顿时吓坏了。

“陶少!求求你给我个表现的机会,车是我撞得,是我瞎了眼理应我来赔!”江涛惊恐的哀求道。

余旭见状无奈的叹了叹口气,有些人就是这样在事情没发生之前永远以为天老二他老大!

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!

陶然见余旭松了口,知道他不会再追究这件事情了,但是自己不能就这么草率的了事了,得拿出点自己的态度才行,兴许被余少记住了看上了那就发达了!

“江涛,你走吧,今日以后你我就是仇人,余少的身份你不想死的话就把嘴巴管严点!”陶然冷声说道。

就在这时,一辆警车停在了会所门口。